<em id="v5vr3"></em>

          <big id="v5vr3"></big>
            <em id="v5vr3"><sub id="v5vr3"><progress id="v5vr3"></progress></sub></em>
            <dl id="v5vr3"><progress id="v5vr3"><form id="v5vr3"></form></progress></dl>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資訊 > 新聞 > 要聞
              700億美元的世紀豪賭:硅谷老兵戴爾如何帶領公司悶聲發大財?
              http://www.24optiin.com 物聯中國
              日期:2021-08-06 10:55:45來源:物聯中國 點擊:506
              核心提示:【劃重點】1(本文約6000字,閱讀全文大約需要9分鐘)【編者按】個人電腦經銷商戴爾一度沒落。但創始人戴爾憑借獨到的財務天賦,先是以249億美元的價格將公司私有化,又大膽舉債500億美元收購VMware母公司EMC。雖然積累了高達700億美元的科技行業史上最大杠桿,但由此帶來的總收益也超過400億美元。收購VMware之后,...

              【劃重點】

              • 1

              (本文約6000字,閱讀全文大約需要9分鐘)

              【編者按】個人電腦經銷商戴爾一度沒落。但創始人戴爾憑借獨到的財務天賦,先是以249億美元的價格將公司私有化,又大膽舉債500億美元收購VMware母公司EMC。雖然積累了高達700億美元的科技行業史上最大杠桿,但由此帶來的總收益也超過400億美元。收購VMware之后,隨著企業的數字化服務需求不斷飆升,去年戴爾科技營收為940億美元,市值突破750億美元,公司創始人戴爾個人財富也達到500億美元。

              以下為文章正文:

              亞馬遜創始人杰夫·貝索斯(Jeff Bezos)從德州西部沙漠乘坐自家藍色起源的火箭進入太空時,個人電腦行業資深人物邁克爾·戴爾(Michael Dell)正坐在自己位于德克薩斯州奧斯汀的慈善基金會總部辦公室里?!拔液芨吲d呆在地球上,”戴爾聳聳肩,笑著說。

              在此之前,同樣身價上億的富翁理查德·布蘭森(Richard Branson)也進入了太空。一些人看到了人類探索太空的雄心壯志和創新手段,一些人看到的是億萬富翁的自負傲慢。戴爾看到的是商業機遇。

              “我們正在向許多新興的太空公司出售產品,”戴爾實事求是地說道?!叭绻麤]有令人難以置信的計算能力、數據和人工智能,你就不可能完成所有這些工程壯舉?!?/p>

              在過去十年的大部分時間里,戴爾一直在公開場合保持沉默,要么是因為激烈的收購談判過程需要保密,要么就是因為他個人對站在聚光燈下不感興趣,或者兩者兼而有之。九年前,硅谷和華爾街都把戴爾這個人和他所創辦的公司撇在一邊,認為個人電腦經銷商戴爾公司將和Palm或黑莓一樣逐漸淡出科技領域。然而,即便是在那些至暗時刻,戴爾也看到了商業機遇。為了避開公眾質疑,他聘請來私募股權公司銀湖及其聯席首席執行官埃根 德班(Egon Durban),在2013年以249億美元的價格將戴爾公司私有化,這一舉措成為有史以來科技行業規模最大的杠桿收購。三年后,他和德班又承諾拿出670億美元,一手策劃收購信息技術基礎設施企業EMC??傊?,戴爾前后積累了總額達700億美元的巨額杠桿,這在美國企業界堪稱前無古人。

              但戴爾的賭注成效卓著。汽車、電信、公用電網、醫院和物流網絡的數字化程度越來越高,需要管理和存儲的數據也越來越多。戴爾科技現在是全球最大的信息技術基礎設施提供商。戴爾說:“全世界正在產生的數據量令人震驚?!薄懊科甙藗€月就會翻番?!?/p>

              戴爾科技目前的市值約為750億美元,是公司私有化前的四倍多。在杠桿作用的加持下,戴爾本人、德班所領導的銀湖以及其他聯合投資者所獲得的收益要多得多,這些杠桿投資的總收益超過400億美元。戴爾個人凈資產已升至500億美元。

              他說:“我覺得一切并沒有那么危險?!辟|疑者反而會錯過大勢。相反,戴爾獲得大量現金,坐擁很多有價值的軟件資產。杠桿收購引入的低成本資金也為企業內部改革提供了理想的融資條件。

              “邁克爾在財務方面很老練。無論怎么看,他都算不上技術極客,”杠桿收購資深人士、私募股權巨頭KKR聯合創始人喬治 羅伯茨(George Roberts)說。他也對戴爾操刀的這些交易感到驚訝?!八谡_時間把公司買了回來。事后看來,時機堪稱非常完美?!?/p>

              現年56歲的戴爾是科技界最后一位仍未退居二線的硅谷老兵,也是個人計算機時代最后一位仍在深耕自留地的公司創始人。無論比爾 蓋茨(Bill Gates)、拉里 埃里森(Larry Ellison),還是史蒂夫 鮑爾默(Steve Ballmer),戴爾的競爭對手們要么已經退休,要么已經離職。這些人紛紛轉向慈善事業,或轉而購買夏威夷群島和NBA球隊等炫耀性資產。

              1992年在亞利桑那州舉行的PC論壇上,比爾·蓋茨(Bill Gates,左)與27歲的戴爾和太陽微系統公司聯合創始人比爾·喬伊(Bill Joy)交談。

              不久之后,戴爾麾下將有兩家獨立的上市公司:一家是主營個人電腦和信息技術基礎設施業務的戴爾科技,另外一家是分拆出來的云計算基礎設施支柱企業VMware。

              “每個人的眼睛都在盯著亞馬遜、微軟和谷歌,”戴爾老友、Salesforce聯合創始人馬克·貝尼奧夫(Marc Benioff)說?!八麄儧]有意識到戴爾在默默積累企業技術領域的市場份額?!?/p>

              過往興衰

              在個人電腦興起的年代,很少有企業家像邁克爾 戴爾那樣光芒四射。1983年,戴爾在德克薩斯大學的一間宿舍里創立了同名公司,數百萬美國人的第一臺個人電腦都來自這家宣稱產品“更快、更好、更便宜”的公司。

              得益于年輕時磨練出來的本領,戴爾借助高效靈活的財務策略在個人電腦市場殺出一條屬于自己的道路,使公司能夠以超低成本組裝分銷定制電腦。早在13歲時戴爾就開始做生意,他通過打廣告繞開拍賣會銷售郵票,用這種方式賺到了2000美元,這讓他的父母感到非常驚訝。十幾歲的時候他又開始推銷訂報紙;戴爾梳理了所在地的檔案,從中尋找那些可能會訂閱報紙的家庭地址。16歲時,他攢錢買了一臺蘋果電腦Apple II,然后拆開研究內部結構。

              1983年,戴爾以醫學院預科生的身份進入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同時也開始涉足個人電腦業務。起初他主要向個人電腦發燒友兜售磁盤和內存。1984年1月,戴爾得知當地的IBM電腦分銷商有太多庫存電腦銷不出去,于是以10%到15%的折扣買下多余的電腦,并轉手獲利。到那年4月份,戴爾每月收入已經達到8萬美元,于是他輟學了,這種做法讓他的父母很失望。

              1989年4月,24歲的戴爾站在位于德克薩斯州奧斯汀的個人電腦制造工廠。五年前,戴爾在德克薩斯大學的宿舍里開始了他的個人電腦事業

              戴爾發現,借助精細化庫存管理手段和直銷模式,他可以將IBM生產的個人電腦零部件進行重新組裝,這樣一來每臺電腦的成本能降低40%。他通過郵件和電話接受客戶訂單,然后在一到三周內組裝電腦并發貨,公司可以根據客戶訂單量開展業務。1986年,戴爾21歲的時候已經賺到了3400萬美元。1988年6月,戴爾23歲時讓創辦的公司上市,他自己也成為千萬富翁,套現了價值3000萬美元的公司股票。

              戴爾由此被譽為科技界神童,和史蒂夫 喬布斯(Steve Jobs)以及比爾 蓋茨(Bill Gates)等人并駕齊驅,共同引領了計算機行業的潮流。1991年,26歲的戴爾躋身福布斯美國富豪400強,凈資產達3億美元。消費者喜歡戴爾公司服務完善、價格低廉的定制化電腦。2000年,經過十年的飛速發展,戴爾公司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個人電腦經銷商,戴爾本人所持有的股份價值達到160億美元。

              2001年10月份舉行的Windows XP發布會上,蓋茨與戴爾在一起

              后來,這位個人電腦行業的巨人開始瓦解,部分原因在于戴爾公司自己發起了一場不斷壓縮個人電腦利潤率的惡性競爭。2004年退休后,戴爾被迫在金融危機之前重新執掌公司,這時的戴爾公司不僅深陷會計丑聞,還錯過了筆記本電腦發展的大勢。iPhone、iPad和Chromebook等新產品的出現進一步侵蝕掉戴爾公司的發展空間,市場開始認為戴爾服務器和存儲業務已經過時。在此期間戴爾公司一敗涂地,還因為收購企業浪費了140億美元。

              到2012年,個人電腦銷量開始下滑,而云計算業務銷量開始上升。業內開始習慣于把戴爾公司與諾基亞等老牌沒落企業相提并論。戴爾需要改變現狀,他開始策劃用新業務重組公司,就像早期戴爾的個人電腦業務一樣讓公司價值再次回升?!澳鞘且粋€機會,”戴爾回憶道?!拔覀兛梢詮臋幟手姓コ鲋??!?/p>

              私有化

              十多年來,戴爾為自己的家族性投資機構MSD Capital注入了幾十億美元,讓其在競爭激烈的私募股權領域大舉投資。MSD Capital最早投資之一是銀湖旗下的一只基金。到2012年,MSD Capital與銀湖的合作正處于轉型期,后者雄心勃勃的交易撮合者德班渴望能進行大筆投資。德班當年在科羅拉多州阿斯彭舉行的一次會議上主動找到戴爾,要求到戴爾位于夏威夷的家中面談。

              戴爾同意在夏威夷科納的家中邊散步邊談,這也是他與人們交流的首選方式之一。德班原本計劃打聽戴爾規模較小的資產,但在走了三分鐘后,他把所有籌碼都押了進去?!澳銘撍接谢?,”德班說?!笆聦嵤?,你甚至不需要我們的錢,因為你公司的價值被低估了?!彼€補充道:“你和比爾·蓋茨的不同之處在于,你把自己的名字寫在了產品包裝盒上?!?/p>

              這種談話起效了。戴爾給他在KKR工作的朋友喬治·羅伯茨(George Roberts)打了電話,然后決定就這么干。戴爾提醒公司董事會,他打算策劃科技行業首次大規模杠桿收購。要知道,科技行業總習慣于持有大量現金,或者是不計后果地燒錢,商業運作和杠桿收購完全不沾邊。

              2013年進行的戴爾私有化交易堪稱當年華爾街最激烈的斗爭之一。以卡爾 伊坎(Carl Icahn)為首的股東們強烈反對。事實是,除了戴爾和德班之外,沒有人想收購戴爾,賭的是個人電腦業務還沒有消亡。他們都認為,戴爾公司價值被低估了。

              德班說:“戴爾的特別之處在于他愿意承擔風險,但他是正確的,并且會以一種成功的方式去做?!薄岸皇遣活櫼磺械責X?!?/p>

              當時所有條件對戴爾公司私有化來說也很完美。戴爾表示:“如果你儲蓄過剩,資本不貴,負債表上有大量現金,就很難讓你的股票變得更有價值?!薄叭绻泐嵉挂幌碌仁?,就會發現,’嘿,讓我們擁有一家負債累累的科技公司吧’這種說法雖然并不符合傳統智慧……但在現金流可預測的情況下,這是一個成功的策略?!?/p>

              收購EMC

              德班在戴爾位于德克薩斯州奧斯汀的豪宅中參加完一場商討高風險交易的會議,然后乘坐私人飛機回家。戴爾的豪宅因周邊戒備森嚴而被當地人稱為“城堡”。那次會議的時間是2015年。戴爾和德班這對交易伙伴引來了EMC公司高管們的注意,后者希望有金主能對公司開展大規模收購。

              EMC擁有價值不菲的軟件資產和云計算子公司,還有全球領先的數據存儲業務。競爭對手惠普有意收購EMC,多年來戴爾也一直覬覦EMC。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戴爾曾試圖收購EMC公司但未能成功。他希望將EMC在信息技術市場的優勢以及寶貴軟件和云計算資產納入自家商業帝國。EMC當時的低迷股價為其提供了一個絕好機會。

              幾個月來,他和德班與EMC遍布全球各地的高管們會面,但遠未達成協議。因此,戴爾決定邀請EMC首席執行官喬 圖奇(Joe Tucci)、董事會董事比爾 格林(Bill Green)和公司高管哈里 尤(Harry You)舉行閉門會議。由于圖奇即將退休,而激進投資者埃利奧特(Elliott Management)也將插手,使得這次會議顯得更加緊迫。埃利奧特曾大量買入EMC股票。戴爾溢價收購是明顯不過的解決方案,但難題是德班和戴爾需要籌集650億美元的巨額現金。

              德班和EMC的哈里 尤一起飛回硅谷談論交易細節。哈里 尤拿出一張餐巾紙開始寫寫畫畫。EMC公司最有價值的資產是其所擁有云計算基礎設施VMware 81%的股份,其余19%的VMware 股份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交易,使EMC公司市值達到350億美元。傳統觀點認為,戴爾需要用現金收購整個EMC公司,但哈里 尤透露,EMC已經研究過使用能公開交易的“追蹤股票”將所持有的VMware股份上市。為了完全理解這個概念,哈里 尤甚至拜訪了億萬富翁、金融天才約翰·馬龍(John Malone)。哈里 尤用餐巾紙向德班揭示了如何利用這一策略來降低戴爾的收購成本。一切敲定后,德班給戴爾打電話,說他們找到了突破口。

              戴爾的交易合作伙伴銀湖聯合首席執行官、億萬富翁埃貢 德班(Egon Durban)

              到那年9月初,這筆價值超過600億美元的交易正在逐步成形。戴爾和德班飛往紐約,在世達律師事務所的走廊里等候EMC董事會開會討論這一交易。陪同他們的還有摩根大通首席執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戴爾必須讓心存疑慮的EMC董事會相信,他有足夠的精力來運營合并后的公司,而且也有足夠的現金。

              EMC董事會會議開始后,戴爾受邀發言,德班和戴蒙緊隨其后。戴爾以德州人的風度發誓要保留EMC公司文化,而不是毀掉公司。EMC董事會的一小部分人仍然反對這筆交易。一位原本就持懷疑態度的董事直接質疑戴爾的承諾。他問道,在擁有了億萬財富之后,戴爾會退休去海邊度假嗎?戴爾笑著回答,“我膝下的一對雙胞胎都去上大學了,所以家務事會少很多,”這引來了一片笑聲,“我將會非常敬業?!?/p>

              然后是錢的問題。戴爾有這么多錢嗎?現在輪到戴蒙出場?!八麄冇绣X,”戴蒙說,“我們會做好整件事?!?/p>

              一個月后,雙方達成總額670億美元的收購協議,其中包括戴爾籌集500億美元高額債務,這讓EMC從一家投資級公司變成了垃圾級公司。他們為EMC所持有的53%VMware 股份發行追蹤股票,節省了120多億美元現金。

              戴蒙表示:“任何頭腦正常的人都不應質疑他的承諾和取勝能力?!薄拔矣袝r也會取笑那些看起來很有信用的人。實際上,這也與你搭檔的性格有關。戴爾和德班都是非常出色的人?!?/p>

              戴爾通過麾下Denali Holdings斥資670億美元收購EMC公司的這筆交易堪稱神來之筆。EMC持有VMware 81%的股份,戴爾為其中53%的VMware股份發行了“追蹤股票”,吸引到卡爾 伊坎(Carl Icahn)和保羅 辛格(Paul Singer)所領導公司埃利奧特的投資。戴爾和德班領導的銀湖公司持有剩余28%的VMware 股份。在摩根大通的資金支持下,戴爾為收購EMC籌集到500億美元,而VMware則充當了抵押品。

              這場在餐巾紙上敲定的交易所帶來的效果不僅僅是省錢。在摩根大通和全球100多家銀行組成銀團提供的貸款中,VMware成為最有價值的抵押品。其價值隨后飛速飆升,在戴爾收購后的幾年中上漲了500億美元,成為戴爾和德班的提款機。

              2018年,戴爾和VMware又宣布了一項90億美元的交易。根據該交易,戴爾將以每股109美元的價格收購股東持有的VMware追蹤股票,這將使戴爾在不經過傳統IPO的情況下上市。由于報價僅相當于VMware追蹤股票原價的60%,此舉引發維權投資者埃利奧特和領導者卡爾·伊坎(Carl Icahn)的強烈抗議。經過重新談判,最終此次交易以140億美元的價格成交,每股報價相當于原價的80%,而戴爾公司將以戴爾科技的新名字重新上市。

              戴爾科技上市初期并不怎么受歡迎。股價表明,債務纏身的戴爾公司在計入VMware權益后價值仍為負數。戴爾認為,最簡單的方法是完全剝離VMware業務,這能夠迎合股東,也會讓他本人更富有。這項交易將于今年秋季完成,隨著市場消化這一信息,戴爾科技股價飆升,市值翻番達到200億美元。作為交易的一部分,上市后戴爾將從VMware提出90億美元償還收購債務,并將公司的抵押品系數解壓。

              “值得稱贊的是,他做了正確的事,”戴爾股東埃利奧特合伙人杰西 科恩(Jesse Cohn)表示,“他打了一手好牌?!?/p>

              現在戴爾是自己命運的主人。在杠桿收購之前,他持有戴爾公司15.6%的股份,價值不到40億美元。在一番神來之筆的運作下,戴爾將擁有戴爾科技52%的股份以及VMware 42%的股份,持有的股票總價值達到400億美元。

              Salesforce聯合創始人貝尼奧夫這樣說:“戴爾現在擁有的股份多得令人難以置信?!薄拔蚁攵枷氩怀鲞@么大一個創業成功的故事?!?/p>

              跟隨大勢

              戴爾復出的成功可以歸結為一個關鍵事實:他正確解讀了科技行業在關鍵時刻的走向。

              疫情期間,由于更多公司選擇居家辦公,個人電腦訂單激增,這一市場遠未消亡。上個季度個人電腦銷售額同比增長20%,達到133億美元。此外,像亞馬遜AWS和微軟Azure這樣的公共云服務雖然大獲成功,但并沒有接管整個信息技術行業。企業正在采取多樣化的方式,除了使用公共云和私有云服務外,還通過大量本地化信息技術基礎設施存儲有價值的舊數據。收購EMC也使戴爾成為數據中心基礎設施服務領域的行業巨頭,EMC占據主導地位的數據中心市場正是科技行業增長最快的領域之一。

              戴爾一直樂于向企業推銷設備,并利用這種關系來拓展服務業務。目前,戴爾科技在數據存儲、服務器和“超融合”基礎設施方面是世界上最大的公司。戴爾科技出品的臺式電腦和顯示器仍是北美市場最暢銷的個人電腦產品?,F在,戴爾想利用自家公司的優勢地位,將企業的信息技術需求都捆綁在一起。

              “你已經從我們這里購買了所需要20種東西中的8種,”戴爾在談到向大中型企業推銷業務時說?!澳銥槭裁床粡奈覀冞@里全部買下所有東西呢?順便說一句,我們會讓你覺得物有所值?!?/p>

              更吸引人的是戴爾公司最近推出的Apex產品,其根據客戶使用情況銷售數據和云管理訂閱服務。這使得曾經不穩定的銷售業務成為經常性服務,客戶使用量越多,產生的營收就越多。截至2021年1月的財年中,戴爾公司營收為940億美元,經營性現金流為130億美元,預計未來幾年公司增幅將是全美GDP增幅的兩倍。戴爾說,自己公司最大的機遇來自“邊緣”領域,他所說的這一概念是在更接近數據產生的地方管理數據。隨著能源、交通、醫療和通信基礎設施領域的數字化程度日益提升,戴爾預計這些“邊緣”需求將以每年17%的速度增長。

              他說:“市場研究公司Gartner估計,五年內75%的數據都將來自邊緣設備?!薄澳悴粫阉羞@些數據都傳輸到云端?!贝鳡柼岬?,其他潛在的增長市場包括5G基礎設施和虛擬桌面等電信設備,因為企業在疫情后紛紛采取了混合辦公模式。

              戴爾公司計劃今年償還160億美元債務,尋求獲得更高的投資評級。有了相應評級之后,戴爾公司就能夠重返商業票據市場,并擴大其貸款業務,從而為更多客戶提供資金,并從惠普企業等競爭對手那里贏得更多市場份額。然后就是將VMware分拆上市。這筆交易一旦完成后,VMware會規劃自己的路線并策劃收購。

              “對于即將到來的這筆大交易,你應該屏住呼吸嗎?可能不會,”戴爾這樣說。但他沒有排除這種可能性。

              無數起重機點綴著奧斯汀的天際線,戴爾正從這里重新登上科技行業的頂峰。他的妻子蘇珊正為成群結隊涌入的硅谷高管們準備歡迎晚宴。這些人逃到奧斯汀是為了尋求更低稅收和更高的生活質量。很多科技行業高管利用科技市場的火爆紛紛讓公司上市。而憑借規模18億美元的基金和價值190億美元的家族性投資機構,戴爾已經成為這些新晉億萬富翁們的顧問。

              戴爾是否考慮過退休,或者去佛羅里達州的度假勝地?“那樣我會感到無聊,可能還會有點沮喪,”他說。與貝索斯、蓋茨、埃里森或其他追求利他主義、享樂主義或太空旅行的同行們不同,戴爾計劃堅持下去:“我還有很長很長的路要走?!保希?br/>
              內容來源:硅谷封面


              出處:物聯中國
              鄭重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物聯中國(www.24optiin.com)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分享到:
              • 資訊
              • 產業
              • 服務
              • 應用
              成 人 网 站不卡在线观看,亚洲乱码一区二三四区AVA,脱内衣吃奶摸下面免费视频,超级碰人妻香蕉97